大山里的日子

我是一个从大山里走出来的“山娃子”,因此对大山里的生活自有一种特殊的感悟。

山里的地形大多是山连着山,谷连着谷,陡坎连着深沟的。

山里是盘曲,但山里人好。山里人要的不是风驰电掣,要的不是日新月异,要的不是尔虞我诈的都市商化,要的却是一步接着一步踏实地走下去,一直这样走啊走啊地走下去。

山里人几乎没有享受过城市高楼大厦的荣华,但他们自有他们的生活乐趣和追求。山里人有一口锅,成一个家,生一个聪明的儿子和一个漂亮的女儿,这便是日子,这便是生活,这便是人生,世世代代都这样。

山里的天总是亮得晚一些,但山里的人却起得很早。山里的日子,几乎被山崖挡去了天光,就像捂着个大锅盖,灰灰的不多见亮色。“天无三日晴”倒不是在说山里多是雨天,而是说山里那浓浓的晨雾景象。

小时候,清晨里,当我还睡在暖烘烘的炕窝里时,母亲却早已起来,开始在火灶里添上干柴,把灶火烧得旺旺的,柴火在炉灶里烧得噼噼啪啪响,有时还会吱地一声,从哪条柴的裂缝里冒出一丝青烟,火苗蹿得老高,红红的,暖暖的。

不一会儿,母亲烧好了半锅热水,又开始忙活给猪烫食,给鸡拌料。然后屋里院外扫扫涮涮的,天就大亮了。而这时母亲会把我从睡梦中喊醒,叫到洗脸盆前,盆里面早已盛好温热的洗脸水。白白的水雾在脸盆上欢跳翻滚,像快乐的羔羊……等我洗完脸,母亲又递给我一个白面馍馍,是从火灶口掏出来的,烤得黄亮黄亮,吃起来清脆干香……

到了吃午饭时,一家人端着瓷碗,台阶上、院墙边,随时随地而定,或蹲或蹴,不拘一式。吱吱地吃着甜香的包谷糁,而这又是我最爱吃的,一顿能吃好几碗。

山里人管男人叫“外间人”,管女人叫“屋里人”,当然,“外间人”一天到晚也只管在外边跑,人前走,为挣钱,可也只能挣几个小钱,勉强维持这个家上老下小的生计;“屋里人”也就专心操劳着屋里的日子了,做好顿顿饭菜,备好一家老小的冷棉夏单衣裳。喂猪、养鸡自然少不了。这些活细碎,但却也养成了她们心细的好习性,于是一家人的日子过得怎样,很大程度上看这家有没有一个会过日子的精明媳妇,贤妻良母。

夏日黄昏里,从坡地里干完农活回来的农人们,肩上扛着锄头铁锹,男的女的,老的少的,有说有笑,径直来到洛河边。小孩子这时也赶着牛群来到河边吱吱地吸上几口,有的牛还撒欢地在河滩上用蹄子刨上几下沙土,昂头哞哞地叫上几声。不一会儿,一群“屋里人”把连日来积攒的脏衣裳,拿到河边使劲地捶打、搓洗。这时候,“外间人”则干脆在不远处脱了长裤,一头扎进那丰腴的河水里美美地洗把臭汗。能骂笑的青年男女,只要是班辈相同的,或是能“骂”得来的,浑话俏话就尽情地“骂”起来,却从不会翻脸,只会增长彼此间浓浓的情怀。

山里人赶集是别有一番情味的。方圆几个集镇都有固定的集日。要么是隔一、四、七逢集,要么是遇二、五、八逢集,要么就是见三、六、九日逢集,然而山里人若没事,是不会空跑一趟街的;若是有事,定会积在一起办。抽个空闲,赶在逢集的日子里,有的骑着“飞鸽”,有的干脆步行,携妻带儿的,三五成群的,一同去上集。坦悠悠地走在乡间公路上,一长串,像蚂蚁队,又像溜跶。

而这一日,“屋里人”会过日子的精明劲让“外间人”很是无奈。早早地吃过饭,“外间人”前走,“屋里人”引着儿子,紧跟其后。在路上,“外间人”与“屋里人”在算计着今日到集上要办的事,需买的物。因为“外间人”在外边挣的血汗钱,回来分文不落地要“上交”给“屋里人”。“屋里人”会把它锁藏在箱柜角落的鞋窝里,而一把小锁的钥匙就时常挂在“屋里人”的柳条腰上。不过这样也好,“外间人”也乐意,至少可以限制他们的大手习惯,都是为了这个家计嘛!“外间人”在这么谋计之后,总要多报上个十块八块的,因为“外间人”都好那么一口纸烟。而这时,“屋里人”会冷不防丢出一句,娃还得扯上尺鞋面布哩。于是,“外间人”欣欣然的心顿时如一阵凉风刮过,因为“屋里人”是深知自己的“外间人”的。

日落西山黄昏后了。赶集人三三两两地又该往回赶了。这时候,走在乡间路上,月华如水,泼向一望无际的群山,天地像被洗过一样,纯净得纤尘不染。群山静默不语,只有山坡草丛间,隐隐约约传出来一两声吱吱的草虫叫声。骑“飞鸽”的,车头后架上都挂满了所买的生活用品,油盐酱醋米面茶等;而步行的,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,里面也同样是一些生活日用品。当然,还有“屋里人”所买的绣花彩线和花布,还有给儿子买的鞋面布……

山里人的日子,一年四季都是在田地里忙活的。春耕、夏播、秋收、冬藏哪一样不经过繁复的体力劳作?然而他们无怨言,有的只是默默地劳作。起早贪黑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为使这个家兴旺,为使下辈人富强。就为这个梦想,这辈人拼死拼活也心甘,也情愿。因为他们朴素地认为,这值得。

山里人就这样,他们一天又一天地生活着。虽然不是很幸福,但也不是很艰辛。至少在他们认为,他们是要继续先辈的遗俗,辛勤地过活着,而总把自己这辈不能完成的夙愿寄托在儿辈的身上,希望他们成龙成凤。儿辈们若不能,也总会把心愿寄托在他们的儿辈们的身上……

========= 摘自中国散文网=======

Leave a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

*